cba用的什么篮球 > 韓劇新聞 > 逃走的女人:【逃走的女人】:最女性視角的洪尚秀作品

逃走的女人:【逃走的女人】:最女性視角的洪尚秀作品

2020-02-26
《逃走的女人》海報《逃走的女人》海報

高產的洪尚秀幾乎年年有作品問世,2017年更是3部作品在柏林、戛納參賽參展。2020年參賽柏林的《逃走的女人》,已經是他第四次來到柏林主競賽。這些作品,幾乎都有同樣的底子,如同一曲溫柔抒情的小調,永遠不可能是那種氣勢磅礴的交響樂。然而,他的作品雖然辨識度很高,天才就在于每一次都能將觀察的元素對象變換角度,在底色上描出不一樣的微妙差別。

創作者和作品,從來都是難以絕對分開的。這句話放在洪尚秀身上,更是雙倍的正確。他不會像奉俊昊那樣帶著使命感,去講述和自己人生經歷沒有直接關聯的人和事。而是選擇在熟悉的氛圍和電影語境里,樂此不疲地去探索。 披著專屬洪尚秀的小清新外皮,不會給人大驚大喜,優雅詩意依舊,微妙的變奏又讓人會心一笑。好在,男女糾纏不斷的情欲,以及生活的瑣碎和煙火氣,永遠是人們欲罷不休的話題,可以找到共鳴。

不過,對照導演本人近些年的經歷和他的作品史,新片中的一些演變還是饒有意思。作為一名男性導演,洪尚秀在本土作品中講述的情愛故事中,男男女女一起,男人卻經?;嵴季萆笫悠蘭鄣奈恢?,以他們的立場來敘事。自從和金敏喜合作,視野就悄然發生了變化。鏡頭始終對準自己的女神,這一次的女性視角刻畫,幾乎達到他作品中的一個高點,成為一部比女導演拍攝的女性更細膩的女性題材作品。

《逃走的女人》劇照《逃走的女人》劇照

我們習慣在他影片中看到的男人在小酒館的喝酒聊天沒有了,《逃走的女人》中場景發生變化。金敏喜扮演的角色和丈夫結婚五年從來沒有分開過,這一次丈夫出差遠離,她借著機會開始出門去拜訪老友,片中對話展開的主要場景,都是女人生活的居家室內、或者工作的地方。久別重逢,像所有的女人,她們一起做飯吃飯,聊房子聊衣服這些瑣碎和家長里短,也聊她們和男人的交集和情緒。

洪尚秀繼續在片中不時重復同樣的內容,間接營造出一種嘲諷的黑色幽默。生活中,我們是不是也會跟不同的人,重復同樣的講述?“相愛的人就應該時時刻刻黏在一起”,這句話在片中從金敏喜口中就不止說過一次。 舉重若輕,片子每一個女人都輕聲細語柔和釋然,哪怕面對的是嚴肅的話題。她們雖然經歷性格各異,卻都堅強、入世、理性、包容而獨立,哪怕有過過失,也因為真實和坦誠愿意讓人接受。而男人是偶然的來自外界的干擾,是填補影片敘事空隙的配角,而且總是透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滑稽和缺陷感。

鏡頭和敘事風格卻沒有變,依舊是用文本陳述來推進,室外場景只起到功能性的作用,優美的空鏡頭配以抒情音樂作為段落轉場,在對話間為影片留下一些空白喘息之地。 對白沒有正反打的鏡頭推拉轉化調度,長鏡頭固定鏡頭直接將人物一網打盡。經常從側面入畫,一動不動的畫面中,女人們講述最私密的內心,觀眾則和鏡頭一起,窺視主人公們的傾訴。

極簡風格中,影片對觀眾的吸引力,依舊來自導演對生活細節的精密捕捉。以前男人在一起聊女人,這一次則是女人在一起聊男人。平淡如水,女人們都可以在其中找到日常生活相處的對應。金敏喜作為片中主角,舉手投足的自然和影片風格相得益彰。不得不說,洪尚秀和金敏喜在電影的執導和表演上的分工搭檔非常成功。新片是洪尚秀職業生涯的第24部、也是和金敏喜合作的第7部長片。

觀看洪尚秀的影片,有時候會聯想到法國的老導演菲利普·卡萊爾或者美國的伍迪艾倫,創作生涯中的風格和內容大框架幾乎從來沒有大變。雖然不再青春,卻總喜歡走進中青年人的內心世界探索情愛。沒有驚喜,卻總是觀看愉悅。事實上,男人女人的情感,無法絕對脫離他們生活的當下社會。因此哪怕一直是在講述生活和情愛,影片也注定擺脫不了它所處的當下社會,柏林電影節新人藝術總監Carlo Chatrian評價影片是講述人類生存的時間記錄。

(劉敏)

  本資源均由 cba用的什么篮球-cba用的什么篮球 收集于互聯網,相關責任與本站無關。

推薦韓劇